当前位置 | 北京赛车 >> 城隍庙小商品市场复工:愿在坚守中等待“春天”

城隍庙小商品市场复工:愿在坚守中等待“春天”

2020/3/20 9:43:40 来源: 作者:唐烨 选稿:孟繁嘉

  上海豫园商城外,福佑路上的福佑商厦内:一排排小商铺延伸出去,一两平方米就是一间小商铺,铺内被婚庆红包、头饰、袜子、小五金等各色货品堆得满满的……在豫园地区,像福佑商厦这样的小商品市场共有18家,涉及3300多户经营户、一万多名从业者与管理人员。在黄浦区豫园市场监管所推动下,18个小商品市场在今年3月6日全部重新营业。

  复工近半个月来,绝大多数经营户经营惨淡,福佑商厦内不少经营户估计,生意恢复可能要到今年10月。在坚守中等待生意的春天,或许是他们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状态……

  全上海的元宵灯都出自这里,但今年几乎“全军覆没”

  每年春节后一个多月,都是福佑商厦最热闹的时候。早上六点,就有人拉着小拖车来进货,一圈兜下来,拖车上会多出好几个黑马夹袋;仅能勉强容下两人并行的过道,经常被站在商铺前取货的人群堵住……

  但这样的场景,在今年春节后不复存在。记者3月17日采访这天,福佑商厦内的小商铺几乎全开了,但只见到几个散客,手里都空着。在一个多小时里,仅看到一位拎着两个不大的黑马夹袋的顾客匆匆而过。“现在这样顾客,已经算‘大客户’了。”店主张陆英告诉记者。

  张陆英的店铺位于福佑商厦的四楼,目前主营床上用品。“往年春节后,外来打工者都返沪了,需要购买棉被、床单,一些小批发客就会从我这里拿货。今年受到疫情影响,很多打工者还没有回上海,我这块生意就做不起来了。”张陆英说。

  糟糕的是,张陆英判断,她的店铺生意在接下来的夏天也不会好。“我们都是按季上货。夏天时,我这里卖得最好的就是泳装。按照往年,过几天天气热了就可以进货了。但今年夏天大家敢不敢游泳呢?我心里还没底,不敢这么早拿货。”

  店主叶国樑的生意同样受到不小的打击。今年65岁的叶国樑是福佑商厦内公认的“老法师”。1998年,脏乱差的福民街转型为现代化小商品市场——福佑商厦。叶国樑就是从福民街搬到商厦内经营的第一批商户。

  他的店铺名很气派——“喜洋洋婚庆一站式购物中心”。“位置特别好,一楼‘主通道’上。”叶国樑骄傲地告诉记者。店铺在商厦内也算大的,有八九平方米,铺内满是红包、红色喜糖、红色摆件娃娃、红色风铃等各种婚庆用品。20多年前,拿下这样面积的铺位要十五六万,当时可以在上海买上一套房。“疫情让很多年轻人不得不推迟举办婚礼。”叶国樑说,不少原定今年4、5月份结婚的人,现在都推迟到9、10月份。“等于近半年的婚庆需求没有了。”复工近半个月来,“喜洋洋”的生意量仅为原来的十分之一。

  床上用品、婚庆用品,卖不掉还可以放放、等等;但有些小商品却不能放、不能等。每年正月里,全上海卖出的元宵灯几乎都出自福佑商厦,但今年这里的元宵灯差不多“全军覆没”。“兔子造型的元宵灯可以放到明年卖,估计损耗在10%左右;但老鼠造型的元宵灯彻底‘废’了,不可能再放12年。”物业方——福民街小商品市场管理经营公司总经理吴爱荣告诉记者,商厦内不少商户手里还屯着这样的元宵灯,经济损失不小。

  转型网上销售,他们不是没有想过。

  店主王夏根在地下一层经营着一间饰品店。同样款式做工的头饰、首饰,这里只有十几块、几十块,但换个包装、贴个品牌,到大商场就要上百块了。前两年,看到商厦内有些同行开出了网店,王夏根也想过尝试,“但获取流量的成本太高、网店运维的人力投入也大,那些店主最后都没赚到钱。”头饰、首饰和服饰一样,潮流性强,款式变化快。过年前,王夏根进了一批货,想赶在年后的旺季销售,但现在这批货已成了压在他心头的一块石头。在复工后,他曾打电话通知老客户们过来取货,但不少人都是长三角的批发客,他们说当地商业都没有复苏,拿了货又卖不出去。“十多天,没做成多少生意。”

  可能最后复苏的奢侈品商户,心态倒很平和

  同在福佑路上的紫锦诚珠宝交易中心,也在3月6日复工了。珠宝属于奢侈品,有人预计,奢侈品销售可能是最后一批复苏的行业;但紫锦诚珠宝交易中心的商户心态倒很平和。

  紫锦诚珠宝交易中心是一个集珠宝原料采购、成品加工制作、交易与鉴定于一体的商品市场,其内的商户超过300家。“顾客到我们这里,挑选好原料、款式,经过加工与专业鉴定,最后可以拿到带有鉴定书与包装的成品。”紫锦诚珠宝交易中心总经理王芬芬告诉记者,紫锦诚算得上上海同类珠宝市场中产业链最完整的市场,疫情前生意非常好。

  在交易中心内,除了一楼的老凤祥、周大福等珠宝品牌专柜,楼上多个楼面都是小规模的珠宝品牌商户。在“圣隆钻石彩宝”商铺内,店主张建林正坐在柜台后喝茶。“我们珠宝生意属于奢侈品生意,疫情当前,消费者还不会想到来买珠宝,所以生意不会那么快复苏。”正是带着这样的心理预期,张建林倒不那么着急,“珠宝的价值始终在那里”。除了珠宝原料,“圣隆钻石彩宝”还主打销售自主设计的珠宝饰品。疫情期间,他们没有停止设计研发。“我们这个行业竞争蛮激烈的。疫情总会过去,要迎接疫情过后的春天,我们要先做好准备。”张建林说。

  在“龙添珠宝”商铺内,戴着口罩的店主童小龙正在小心地整理一串彩色珍珠项链。“我们的顾客主要是多年的老客户与到豫园的新游客,现在游客几乎没有,老客户都表示还不太愿意出门,所以复工近半个月来,我们少了太多生意。”但童小龙也比较淡定,“我们确保珠宝的品质、做好顾客的服务,相信一旦市场回暖,生意会上来的。”

  紫锦诚珠宝交易中心物业与产权方也对这些小商铺给予了支撑。王芬芬说,我们是一家民企,也背负着大量银行贷款;但疫情发生后,我们还是决定要与商户同舟共济,对所有商户免租一个月。

  这几天,紫锦诚珠宝交易中心免除商户整个月2月份租金的通知已经发到商户手中。童小龙说,产权方能够免租,对我们商户是一个很大的鼓舞。

  的确,在这个时候,信心才是最重要的。在福佑商厦,尽管物业方与小商户都在疫情中遭受着损失,但他们还是思考着下一步的转型。“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豫园商城是上海的地标之一,我们这些与豫园商城一街之隔的小商品市场,也希望能把握经济发展态势、加大转型升级力度。”福民街小商品市场经营管理公司董事长傅文杰告诉记者,这两年豫园商城内的夜间经济办得风风火火,我们处在商城周边的小商品市场也希望能有更多合作,参与打造豫园地区的夜间经济。

  小商品市场复工难复业更难,需多方悉心呵护

  尽管生意没有多少,王夏根每天却很忙。现在,除了吃午饭时间,王夏根白天都在福佑商厦大门口值守,商铺就交给太太去看着。

  福佑商厦内摊位相对密集,复工后的疫情防控工作也是必要的。商厦有七个大门,两个大门作为出入口,其他五个敞开通风,用小桌子拦起来,禁止出入。门多了,事情也多了,党员业主们主动站出来,帮助物业守好大门。

  王夏根还有两个身份:福民街小商品市场党总支委员、联合工会主席。所以,“守门”的事,王夏根带头参加,帮助保安查看顾客的“随申码”、为他们测温、进行登记等。“小商品市场复工不易。对复工后的市场环境,我们作为商铺店主要用心呵护。”王夏根说。

  小商品市场的经营环境非常特殊。以福佑商厦为例,有商户700多家,小的店铺约一两平方米,大的店铺也不过10来平方米,人员密度非常高,以往客流量也大,日均在1万人左右,高峰达到1.8万人。今年2月初,随着上海企业的复工,福佑商厦内的商户的复工需求也强烈起来;但何时复工、如何复工,却是难题。“当时,我们对复工既期待又担心:期待着早点开门做生意,但也会担心处在市场环境内自身能否健康安全。”王夏根说。

  早在大年初三,物业方——福民街小商品市场经营管理北京赛车营业时间牵头,与福民街小商品党支部、福民街小商品市场个体协会迅速组建了“疫情防控应急小组”,并通过微信组建联防联控志愿者群,做好疫情期间的市场防控工作。复工当前,“疫情防控应急小组”又成为复工指挥部。

  福民街小商品市场经营管理公司董事长傅文杰说,2月起,公司就通过自制小程序功能,对商户人员的健康信息进行实时动态跟踪,为市场复工做好人员防控准备。福民街小商品党支部、福民街小商品市场个体协会则组建了一个个店主微信群,对何时复工、如何复工,在群内广泛征求店主的意见。“本来定的是2月24日复业,但群内有很多店主觉得情况还不成熟,就推迟到3月6日,90%以上的店主都愿意在这个节点复工。”张陆英与叶国樑分别是市场党支部书记、市场个体协会副会长,两个人这几天都穿着志愿者马夹,大部分时间站在商厦门口值守。

  政府部门也在积极推动小商品市场的复工复业。豫园市场监管所所长张钦一趟趟跑到现场,指导物业方、商户做好复工后的防控准备,了解市场内商户的民生需求,帮助协调解决。仅在一个市场,张钦与物业方、商户的协调会就开了不下10多次,而这里有18个市场。终于,在各方努力下,3月6日,包括福佑商厦在内的豫园地区18个小商品市场,全部复工,平稳有序。

  前几天,豫园商城内的老字号都已经恢复了堂吃;3月20日,处于商城内的豫园将恢复开放……游客在慢慢多起来。“坚守下去,会等来生意的春天”,很多城隍庙小商品市场经营户表达了这样的想法。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