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北京赛车 >> 最地道的闵行 竟然就藏在这里

最地道的闵行 竟然就藏在这里

2019/9/15 9:46:25 来源: 选稿:黄雪婷

  “正月里梅花开得旺,上洋首镇算____,西洋黄浦生得能样好,客商船只进出忙。”给大家出道填空题。这段唱词出自清光绪年间流行的地方民间小调《三十六码头》。你能猜出文中空格处应该填什么词吗?聪明!正是“闵行”

  

  江边花园(文中闵行镇图片均为张文华手绘)

  

  敏园

  

  广慈院小学,后并入闵行小学

  

  节孝坊,现存于古藤园内

  这里说的闵行是闵行镇,也就是现在的老闵行地区。闵行镇曾是上海县的首镇,崛起繁盛于明清两代,因其户口殷阗、商业繁盛,民国时更一度得名“小上海”。而随着卫星城、一号路的建设,商业经济重心的逐渐转移,闵行镇和它的繁华一起,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一个甲子过去,回望当年的闵行镇,更像是一段海上旧梦,落寞而遥远。若非两位有识之士——张文华和汪大纲携手制作了《张文华绘老闵行商业街》图册及光盘,恐怕这段记忆也将随风而逝了。

  

  闵行版《清明上河图》带你重回记忆中的黄金时代

  

  闵行西渡

  南枕黄浦、横沥贯之的闵行镇,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首先是水路畅通。当时有种说法:尴里勿尴尬,闵行要过夜。指的是黄浦江中的船只利用一潮水停靠在闵行:浙江到闵行,正好一潮水;闵行到市区,也是一潮水。恰到好处的地理条件,可做生意可歇脚,便捷的黄浦水运,使码头经济在这里展开,闵行也就成了商品物资的中转站和集散地。

  

  在各种历史记载中,闵行有着各式各样的“曾用名”,除了大家比较熟悉的“敏行”外,还有“闵港”、“敏航”等,无不与船运、商贸联系在一起。而沪闵南柘路的修建和沪闵南柘长途汽车的营运,更是让闵行镇的水陆交通如虎添翼。

  

  沪闵汽车公司

  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闵行镇的“精华”就集中在七条主要商业街上,分别是:后东街、前东街、新安路和新街、老西街、北街、南大街和外滩。

  

  2011年,86岁的张文华将这七条商业街上的店铺一家一家完整罗列出来,绘成长卷,至2014年完成,共计画了商店409家,另有堆场、栈、宅等其它房屋72处。

  

  今天,小编就为大家节选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外滩部分进行展示。现在,请将手机横屏放置,历史在你手指轻轻滑动下逆时针展开,一幅闵行版“清明上河图”即将呈现,重焕它当年的盛况与繁华——

  

  

  

  

  

  

  

  

  

  

  

  

  

  

  

  

  

  

  

  外滩,指的是沪闵路与横泾河间沿黄浦江的一条街。这里曾集中了花米、杂粮、毛猪、地货、竹木、砖灰、粽绳、芦蓆、缸甏及服务性商铺大大小小七十余家。恒丰花米行、长丰、义茂碾米厂、德丰兴、祥发元花厂、大同榨油厂等老字号比比皆是。外滩的商业活动向北辐射扩散,带动了全镇饭店、菜馆、茶馆、客栈以至百货、绸布、副食品、南北货等行业的发展,押当、信托、银行等也应运而生。

  

  老闵行三大茶馆之一——东来第一楼

  在张文华老人精致细腻的还原下,曾经门庭若市、店铺林立的商业街“活”了过来,每一根线条、每一个细节都纤毫毕现。此时此刻,你仿佛能听见此起彼伏的砍价叫卖声、茶馆酒肆的鼎沸人声和说书声、车轱辘轧过石子路的弹响以及码头卸货驳船开动的各色鸣响。

  ……

  这些街道后来大多改了名字,看一下新旧路名对照表,你就会恍然发出“哦,原来是这里啊!”的感叹。

  

  

  申江十景各有千秋,才女写尽闵行之美。

  春申江边船舶汇集、樯桅辐辏;黄浦滩上商贾云集、益号繁缛。清嘉庆年间,北街易园进士李林松的诗作《木棉曾庆闵行丰》,就描绘了这样一个物产丰富、鱼米之乡的闵行及棉花带来的繁荣,而其女儿、著名的晚清才女李媞更是以十首诗的篇幅,全方位无死角地为人们展现了东西南北、春夏秋冬各显其美的闵行。其婉转的笔触、灵动的描摹勾勒出一个优雅别致的诗意闵行。

  

  十景之一的度门晓钟

  《闵行申江十景》清·李媞

  东阁观潮

  欲看波涛岩俗尘,登临无暇拜春申。

  怒涛一派推山倒,可有乘风破浪人。

  南浦归帆

  一叶飞来趁好风,回头已出白云中。

  舟人知道家乡近,渐渐收低数页篷。

  西寺夕照

  一片明霞破晓烟,红墙角抢碧江天。

  老僧饭罢支筇立,笑指来朝又好天。

  北街夜织

  处处风摇一点灯,新年已近价难增。

  丁娘夜半停梭问,纱向西邻借未曾?

  易园早梅

  宦海归来老水涯,安安树树雪横斜。

  伤心林下何人在,留得冲寒几点花。

  度门晓钟

  问谁被度入空门,绝早钟传远近村。

  毕竟蒲牢神力大,一声惊起万人魂。

  竹庄新篁

  雷雨声中早出尘,与梅恰好作芳邻。

  看时何必从头问,也是此君旧主人。

  更楼残月

  柝声吹落月如钩,人对西风一倚楼。

  看到高低霜压屋,方知身果在云头。

  留桥春耕

  新涨桃花一带溪,小桥西去看扶犁。

  东风不管农忙甚,吹得残红遍绿畦。

  横泾雪钓

  寄身烟水任高歌,独坐船头雪笠蓑。

  莫羡江心鱼更好,荻芦深处少风波。

  

  

  

  横泾三桥

  数百年弹指一挥间。闵行老镇早已几经改变,脱胎换骨,当年的风华也只能从诗画中寻觅了。外滩,已变身浦江路拓宽重建,曾经驳船卸货的滩涂也成了供游人散步休闲的亲水步道。时间,如同一路奔腾的浦江,裹挟一切、永不停歇,带走了昔日的繁华,也终将迎来明天的辉煌!

相关新闻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